<dl id="rnl3b"></dl>
<dl id="rnl3b"></dl><video id="rnl3b"></video>
<noframes id="rnl3b"><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output></video>
<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address id="rnl3b"><dl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dl></address><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video><dl id="rnl3b"></dl>
<dl id="rnl3b"><delect id="rnl3b"><font id="rnl3b"></font></delect></dl>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社科總論 > 社科總論 > 社會學

鄉土中國

  • 定價: ¥16
  • ISBN:9787020161188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學
  • 頁數:127頁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鄉土中國》是當代社會學家費孝通創作的社會學著作,首次出版于1948年。
    《鄉土中國》是費孝通著述的一部研究中國農村的作品。全書由14篇文章組成,涉及鄉土社會人文環境、傳統社會結構、權力分配、道德體系、法禮、血緣地緣等各方面。在《鄉土中國》中,作者用通俗、簡潔的語言對中國的基層社會的主要特征進行了概述和分析,全面展現了中國基層社會的面貌。全書主要探討了差序格局、男女有別、家族、血緣和地緣等。
    該書語言流暢,淺顯易懂。
    《鄉土中國》是學界共認的中國鄉土社會傳統文化和社會結構理論研究的重要代表作之一。

內容提要

  

    該書是費孝通先生的社會學名著,根據其1940年代后期在西南聯大和云南大學所講“鄉村社會學”一課的講義整理寫成,收文14篇。是作者在社區研究的基礎上,從宏觀角度探討中國社會結構的著作。分別從鄉村社區、家族制度、道德觀念、權力結構、社會規范等各方面分析、解剖了中國鄉土社會的結構及其本色。是中國社會研究的一部比較成熟的作品。書前配有“導讀”,書后附“知識鏈接”,以給青少年以必要閱讀指引和知識的積累。

作者簡介

    費孝通,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民族學家、社會活動家,中國社會學和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1910年生于江蘇吳江(今蘇州市吳江區),1935年畢業于清華大學研究院,后留學英國倫敦經濟政治學院,1938年獲哲學博士學位,1944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1982年任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1980年獲國際應用人類學會年度馬林諾夫斯基榮譽獎,并成為該會會員。1981年獲英國皇家人類學會頒發的赫胥黎獎章,1988年在美國紐約獲《大英百科全書》獎,1993年在日本福岡獲亞洲文化大獎,1994年獲菲律賓馬克賽賽社區領袖獎。代表作品有《鄉土中國》《生育制度》《江村經濟》《鄉土重建》等。

目錄

導讀
重刊序言
鄉土本色
文字下鄉
再論文字下鄉
差序格局
系維著私人的道德
家族
男女有別
禮治秩序
無訟
無為政治
長老統治
血緣和地緣
名實的分離
從欲望到需要
后記

前言

  

    這本小冊子的寫作經過,在《后記》里已交代清楚。這里收集的是我在四十年代后期,根據我在西南聯大和云南大學所講“鄉村社會學”一課的內容,應當時《世紀評論》之約,而寫成分期連載的十四篇文章。
    我當時在大學里講課,不喜歡用現存的課本,而企圖利用和青年學生們的接觸機會,探索一些我自己覺得有意義的課題。那時年輕,有點初生之犢的闖勁,無所顧忌地想打開一些還沒有人闖過的知識領域。我借“鄉村社會學”這講臺來追究中國鄉村社會的特點。我是一面探索一面講的,所講的觀點完全是討論性的,所提出的概念一般都沒有經過琢磨,大膽樸素,因而離開所想反映的實際,常常不免有相當大的距離,不是失之片面,就是走了樣。我敢于在講臺上把自己知道不成熟的想法,和盤托出在青年人的面前,那是因為我認為這是一個比較好的教育方法。我并不認為教師的任務是在傳授已有的知識,這些學生們自己可以從書本上去學習,而主要是在引導學生敢于向未知的領域進軍。作為教師的人就得帶個頭。至于攻關的結果是否獲得了可靠的知識,那是另一個問題。實際上在新闖的領域中,這樣要求也是不切實際的。
    在教室里講課和用文字傳達,公開向社會上發表,當然不能看作一回事。在教室里,教師是在帶領學生追求知識,把未知化為已知。在社會上發表一種見解,本身是一種社會行動,會引起廣泛的社會效果。對實際情況不正確的反映難免會引起不良的影響。我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在發表這些文章之前,猶豫過。所以該書初次出版時在《后記》中向讀者懇切說明:由于刊物的編者“限期限日地催稿,使我不能等很多概念成熟之后才發表”!斑@算不得是定稿,也不能說是完稿,只是一種嘗試的記錄罷了!眹L試什么呢?嘗試回答我自己提出的“作為中國基層社會的鄉土社會究竟是個什么樣的社會”這個問題。
    這書出版是在一九四七年,離今已有三十七年。三聯書店為什么建議我把這本小冊子送給他們去重刊,我不知道。我同意他們的建議是因為我只把它看成是我一生經歷中留下的一個腳印,已經踏下的腳印是歷史的事實,誰也收不回去的,F在把它作為一件反映新中國成立前夕一些年輕人在知識領域里猛闖猛攻的標本,拿出來再看看,倒另有一番新的意義。至于本書內容所提出的論點,以我現有的水平來說,還是認為值得有人深入研究的,而且未始沒有現實的意義。
    這本小冊子和我所寫的《江村經濟》《祿村農田》等調查報告性質不同。它不是一個具體社會的描寫,而是從具體社會里提煉出的一些概念。這里講的鄉土中國,并不是具體的中國社會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體的中國基層傳統社會里的一種特具的體系,支配著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它并不排斥其他體系同樣影響著中國的社會,那些影響同樣可以在中國的基層社會里發生作用。搞清楚我所謂鄉土社會這個概念,就可以幫助我們去理解具體的中國社會。概念在這個意義上,是我們認識事物的工具。
    我這種嘗試,在具體現象中提煉出認識現象的概念,在英文中可以用Ideal Type 這個名詞來指稱。Ideal Type的適當翻譯可以說是觀念中的類型,屬于理性知識的范疇。它并不是虛構,也不是理想,而是存在于具體事物中的普遍性質,是通過人們的認識過程而形成的概念。這個概念的形成既然是從具體事物里提煉出來的,那就得不斷地在具體事物里去核實,逐步減少誤差。我稱這是一項探索,又一再說是初步的嘗試,得到的還是不成熟的觀點,那就是說如果承認這樣去做確可加深我們對中國社會的認識,那就還得深入下去,還需要花一番工夫。
    這本書最初出版之后,一擱已有三十七年。在這一段時間里,由于客觀的條件,我沒有能在這方面繼續搞下去。當三聯書店提出想重刊此書時,我又從頭讀了一遍。我不能不為當時那股闖勁所觸動。而今老矣;仡^看,那一去不復返的年輕時代也越覺得可愛。我愿意把這不成熟的果實奉獻給新的一代年輕人。這里所述的看法大可議論,但是這種一往無前的探索的勁道,看來還是值得觀摩的。讓我在這種心情里寄出這份校訂過的稿子給書店罷。
    費孝通
    一九八四年十月十一日

后記

  

    這集子里所收的十四篇論文是從我過去一年所講“鄉村社會學”的課程中所整理出來的一部分。我這門課程已講過好幾遍,最初我采用美國的教本作參考,覺得不很愜意,又曾用我自己調查的材料講,而那時我正注意中國鄉村經濟一方面的問題,學生們雖覺得有興趣,但是在鄉村社會學中講經濟問題未免太偏,而且同時學校有土地經濟學和比較經濟制度等課程,未免重復太多。過去一年我決定另起爐灶,甚至暫時撇開經濟問題,專從社會結構本身來發揮。初次試驗離開成熟之境還遠,但這也算是我個人的一種企圖。
    以我個人在社會學門內的工作說,這是我所努力的第二期。第一期的工作是實地的社區研究。我離開清華大學研究院之后就選擇了這方面。二十四年(1935)的夏天,我和前妻王同惠女士一同到廣西瑤山去研究當地瑤民的生活。那年冬天在山里遭遇了不幸,前妻未獲生回,我亦負傷,一直在廣州醫院度過了春天才北返。在養病期間,我整理了前妻的遺稿,寫成了《花籃瑤社會組織》。二十五年(1936)夏天我到自己家鄉調查了一個村子,秋天到英國,整理材料,在老師Malinowski教授指導之下,寫成了Peasant Life in China一書,在二十七年(1938)返國前付印,二十八年(1939)出版。返國時抗戰已進入第二年,所以我只能從安南入云南,住下了,得到中英庚款的資助,在云南開始實地研究工作,寫出了一本《祿村農田》。后來得到農民銀行的資助,成立了一個小規模的研究室,附設于云南大學,系云大和燕京大學合作機關。我那時的工作是幫忙年輕朋友們一起下鄉調查,而且因為昆明轟炸頻繁,所以在二十九年(1940)冬遷到呈貢古城村的魁星閣。這個研究室從此得到了“魁閣”這個綽號。我們進行的工作有好幾個計劃,前后參加的也有十多人,有結果的是:張子毅先生的《易村手工業》《玉村農業和商業》《洱村小農經濟》;史國衡先生的《昆廠勞工》《個舊礦工》;谷苞先生的《化城鎮的基層行政》;田汝康先生的《芒市邊民的擺》《內地女工》;胡慶鈞先生的《呈貢基層權力結構》。其中有若干業已出版。我是魁閣的總助手,幫著大家討論和寫作,甚至抄鋼筆板和油印。三十二年(1943)我到美國去了一年,把《祿村農田》《易村手工業》和《玉村農業和商業》改寫成英文,成為Earthbound China一書,《昆廠勞工》改寫成China Enters the Machine Age。三十三年(1944)回國,我一方面依舊繼續做魁閣的研究工作,同時在云大和聯大兼課,開始我的第二期工作。第二期工作是社會結構的分析,偏于通論性質,在理論上總結并開導實地研究!渡贫取肥沁@方面的第一本著作,這本《鄉土中國》可以說是第二本。我在這兩期的研究工作中雖則各有偏重,但在性質上是連貫的。為了要說明我選擇這些方向來發展中國的社會學的理由,我不能不在這里一述我所認識的現代社會學的趨勢。 社會學在社會科學中是最年輕的一門?椎拢–omte)在他《實證哲學教程》里采取這個名字到現在還不過近一百年,而孔德用這名詞來預言的那門研究社會現象的科學應當相等于現在我們所謂“社會科學”的統稱。斯賓塞(Spencer)也是這樣,他所謂社會學是研究社會現象的總論。把社會學降為和政治學、經濟學、法律學等社會科學并列的一門學問,并非創立這名稱的早年學者所意想得到的。 …… 總起來說,現代社會學還沒有達到一個為所有被稱為社會學者共同接受的明白領域。但在發展的趨勢上看去,可以說的是社會學很不容易和政治學、經濟學等在一個平面上去分得一個獨立的范圍。它只有從另外一個層次上去得到一個研究社會現象的綜合立場。我在這里指出了兩條路線,指向兩個方向。很可能是再從這兩個方向分成兩門學問:把社區分析讓給新興的社會人類學,而由“社會學”去發揮社會行為形式的研究。名稱固然是并不重要的,但是社會學內容的常變和復雜確是引起許多誤會的原因。 依我這種對社會學趨勢的認識來說,《生育制度》可以代表以社會學方法研究某一制度的嘗試,而這《鄉土中國》卻是屬于社區分析第二步的比較研究的范圍。在比較研究中,先得確立若干可以比較的類型,也就是依不同結構的原則分別確定它所形成的格式。去年春天我曾根據Mead女士的The American Character一書寫成一本《美國人的性格》,并在該書的后記里討論過所謂文化格式的意思。在這里我不再復述了。這兩本書可以合著看,因為我在這書里是以中國的事實來說明鄉土社會的特性,和Mead女士根據美國的事實說明移民社會的特性在方法上是相通的。 我已經很久想整理這些在“鄉村社會學”課上所講的材料,但是總覺得還沒有成熟,所以遲遲不敢下筆。去年暑假里,張純明先生約我為《世紀評論》長期撰稿,盛情難卻,才決定在這學期中,隨講隨寫,隨寫隨寄,隨寄隨發表,一共已有十幾篇。儲安平先生約我在“觀察叢書”里加入一份,才決定重新編了一下,有好幾篇重寫了,又大體上修正了一遍。不是他們的督促和鼓勵,我是不會寫出這本書的,但也是因為他們限期限日地催稿,使我不能等很多概念成熟之后才發表,其中有很多地方是還值得推考。這算不得是定稿,也不能說是完稿,只是一段嘗試的記錄罷了。 三十七年(1948)二月十四日于清華勝因院

 
日韩成人成色在线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