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rnl3b"></dl>
<dl id="rnl3b"></dl><video id="rnl3b"></video>
<noframes id="rnl3b"><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output></video>
<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address id="rnl3b"><dl id="rnl3b"><output id="rnl3b"></output></dl></address><dl id="rnl3b"></dl>
<video id="rnl3b"></video>
<video id="rnl3b"></video><dl id="rnl3b"></dl>
<dl id="rnl3b"><delect id="rnl3b"><font id="rnl3b"></font></delect></dl>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 小說

額爾古納河右岸/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

  • 定價: ¥32
  • ISBN:9787020139590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學
  • 頁數:266頁
  • 作者:遲子建
  • 立即節。
  • 2010-10-01 第1版
  • 2019-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額爾古納河右岸/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是一部描寫鄂溫克人生存現狀及百年滄桑的長篇小說,展示了弱小民族在嚴酷的自然環境和現代文明的擠壓下的頑強生命力和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以及豐富多彩的民族性格和風情。本書獲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

內容提要

  

    《額爾古納河右岸/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是第一部描述我國東北少數民族鄂溫克人生存現狀及百年滄桑的長篇小說。似一壁飽得天地之靈氣,令人驚嘆卻難得其解的神奇巖畫;又似一卷時而安恬、時而激越,向世人訴說人生摯愛與心靈悲苦的民族史詩

作者簡介

    遲子建,1964年元宵節出生于黑龍江漠河北極村,1984年畢業于大興安嶺師范學校,1987年入北京師范大學與魯迅文學院聯辦的研究生班學習,現為黑龍江省作協主席。1983年開始寫作,已發表以小說為主的文學作品六百余萬字,出版有八十余部單行本。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偽滿洲國》《額爾古納河右岸》《白雪烏鴉》《群山之巔》等,小說集《北極村童話》《白雪的墓園》等,散文隨筆集《我的世界下雪了》等。曾獲魯迅文學獎(三次)、第七屆茅盾文學獎、第六屆莊重文文學獎、澳大利亞懸念句子文學獎等多項文學大獎。作品有英、法、目、意、韓、荷蘭文等海外譯本。

目錄

上部  清晨
中部  正午
下部  黃昏
尾聲  半個月亮
從山巒到海洋(跋)

前言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四日,病中的中國作家協會主席茅盾致信作協書記處:“親愛的同志們,為了繁榮長篇小說的創作,我將我的稿費二十五萬元捐獻給作協,作為設立一個長篇小說文藝獎金的基金,以獎勵每年最優秀的長篇小說。我自知病將不起,我衷心地祝愿我國社會主義文學事業繁榮昌盛!”
    茅盾文學獎遂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最高獎項,自一九八二年起,基本為四年一屆。獲獎作品反映了一九七七年以后長篇小說創作發展的軌跡和取得的成就,是卷帙浩繁的當代長篇小說文庫中的翹楚之作,在讀者中產生了廣泛的、持續的影響。
    人民文學出版社曾于一九九八年起出版“茅盾文學獎獲獎書系”,先后收人本社出版的獲獎作品。二〇〇四年,在讀者、作者、作者親屬和有關出版社的建議、推動與大力支持下,我們編輯出版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并一直努力保持全集的完整性,使其成為讀者心目中“茅獎”獲獎作品的權威版本,F在,我們又推出不同裝幀的“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以滿足廣大讀者和圖書愛好者閱讀、收藏的需求。
    獲茅盾文學獎殊榮的長篇小說層出不窮,“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的規模也將不斷擴大。感謝獲獎作者、作者親屬和有關出版社,讓我們共同努力,為當代長篇小說創作和出版做出自己的貢獻,為廣大讀者提供更多的優秀作品。

后記

  

    一部作品的誕生,就像一棵樹的生長一樣,是需要機緣的。
    首先,它必須擁有種子,種子是萬物之母。其次,它缺少不了泥土。還有,它不能沒有陽光的照拂、雨露的滋潤以及清風的撫慰。
    《額爾古納河右岸》的出現,是先有了泥土,然后才有了種子的。那片春天時會因解凍而變得泥濘、夏天時綠樹成蔭、秋天時堆積著繽紛落葉、冬天時白雪茫茫的土地,對我來說是那么的熟悉——我就是在那片土地出生和長大的。少年時進山拉燒柴的時候,我不止一次在粗壯的大樹上發現怪異的頭像,父親對我說,那是白那查山神的形象,是鄂倫春入雕刻上去的。我知道他們是生活在我們山鎮周圍的少數民族。他們住在夜晚時可以看見星星的撮羅子里,夏天乘樺皮船在河上捕魚,冬天穿著皮大哈(獸皮短大衣)和狍皮靴子在山中打獵。他們喜歡騎馬,喜歡喝酒,喜歡歌唱。在那片遼闊而又寒冷的土地上,人口稀少的他們就像流淌在深山中的一股清泉,是那么的充滿活力,同時又是那么的寂寞。
    我曾以為,我所看到的那些眾多的林業工人、那些伐木者才是那片土地的主人,而那些穿著獸皮衣服的少數民族則是天外來客。后來我才知道,當漢族人還沒有來到大興安嶺的時候,他們就繁衍生息在那片凍土上了。
    那片被世人稱為“綠色寶庫”的土地在沒有被開發前,森林是茂密的,動物是繁多的。那時的公路很少,鐵路也沒有出現。山林中的小路,大都是過著游獵生活的鄂倫春和鄂溫克人開辟出來的。始于六十年代的大規模開發開始后,大批的林業工人進駐山林,運材路一條連著一條出現,鐵路也修起來了。在公路和鐵路上,每天呼嘯而過的都是開向山外的運材汽車和火車。伐木聲取代了鳥鳴,炊煙取代了云朵。其實開發是沒有過錯的,上帝把人拋在凡塵,不就是讓他們從大自然中尋求生存的答案嗎?問題是,上帝讓我們尋求的是和諧生存,而不是攫取式的破壞性的生存。
    十年過去了,二十年過去了,三十年過去了,伐木聲雖然微弱了,但并沒有止息。持續的開發和某些不負責任的揮霍行徑,使那片原始森林出現了蒼老、退化的跡象。沙塵暴像幽靈一樣閃現在新世紀的曙光中。稀疏的林木和銳減的動物,終于使我們覺醒了:我們對大自然索取得太多了!
    受害最大的,是生活在山林中的游獵民族。具體點說,就是那支被我們稱為最后一個游獵民族的、以放養馴鹿為生的敖魯古雅的鄂溫克人。
    有關敖魯古雅的鄂溫克人下山定居的事情,我們從前兩年的報道中已經知道得太多了。當很多人蜂擁到內蒙古的根河市,想見證人類文明進程中這個偉大時刻的時候,我的心中卻彌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憂郁和蒼涼感。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朋友艾真寄來一份報紙,是記敘鄂溫克畫家柳芭的命運的一篇文章,寫她如何帶著絢麗的才華走出森林,最終又滿心疲憊地辭掉工作,回到森林,在困惑中葬身河流的故事。艾真在報紙上附言:遲子,寫吧,只有你能寫!她對我的生活和創作非常了解,這種期待和信任令我無比地溫暖和感動,我馬上給她打了電話,對她說,我一直在關注著這件事,也收集了一些資料,但我想等到時機成熟了再寫。 我其實是在等待下山定居的人的消息。我預感到,一條艱難而又自然的回歸之路,會在不久的將來出現。 去年五月,我在澳大利亞訪問了一個月。有一周的時間,我是在澳洲土著人聚集的達爾文市度過的。達爾文是個清幽的海濱小城,每天吃過早飯,我會帶著一本書,到海濱公園坐上一兩個小時,享受著清涼的海風。在海濱公園里,我相遇最多的就是那些四肢枯細、肚子微腆、膚色黝.黑的土著人。他們聚集在一起,坐在草地上飲酒歌唱。那低沉的歌聲就像盤旋著的海鷗一樣,在喧囂的海濤聲中若隱若現。當地人說,澳洲政府對土著人實行了多項優惠政策,他們有特殊的生活補貼,但他們進城以后,把那些錢都揮霍到酒館和賭場中了,他們仍然時;氐缴搅值牟柯渲,過著割舍不下的老日子。我在達爾文的街頭,看見的土著人不是坐在驕陽下的公交車站的長椅前打盹兒,就是席地而坐在商業區的街道上,在畫布上描畫他們部落的圖騰以換取微薄的收入。更有甚者,他們有的倚靠在店鋪的門窗前,向往來的游人伸出乞討的手。 感謝《收獲》雜志,能給予它肯定,使它能夠首先在我喜歡的雜志上發表。 我還要感謝艾真,不知我演繹的故事她可喜歡? 我非常喜歡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前一段看朱偉的一篇樂評,在談到貝多芬的這部作品時,他用了一個詞“百聽不厭”,我深有同感。如果說我的這部長篇分為四個樂章的話,那么第一樂章的《清晨》是單純清新、悠揚浪漫的;第二樂章的《正午》沉靜舒緩、端莊雄渾;進入第三樂章的《黃昏》,它是急風暴雨式的,斑駁雜響,如我們,正經歷著的這個時代,摻雜了一縷縷的不和諧音。而到了第四樂章的《尾聲》,它又回到了初始的和諧與安恬,應該是一首滿懷憧憬的小夜曲,或者是彌散著鐘聲的安魂曲。我不知道自己譜寫的這部心中的交響曲是否會有聽眾。我沒有那么大的奢望要獲得眾生的喝彩,如果有一些人對它給予發自內心的掌聲,我也就滿足了。 法國古典作家、《博物志》的作者朱爾·勒納爾曾說過這樣的話:“神造自然,顯示了萬能的本領,造人卻是失敗!蔽矣X得他對人類有點過于悲觀了。人類既然已經為這世界留下了那么多不朽的藝術,那么也一定能從自然中把身上沾染的世俗的貪婪之氣、虛榮之氣和浮躁之氣,一點一點地洗刷干凈。雖然說這個過程是艱難、漫長的。 我從未對自己的作品說過這么多的話。這篇跋,斷斷續續地寫了一周。原因是從山東改稿歸來,我一直生病。不是感冒了,就是得了急性胃腸炎,身體變得有些虛弱?磥,這部長篇還是讓我在不知不覺間透支了體力。 我想起了在青島改完長篇的那個黃昏,晚飯后,我換上旅游鞋,出了校園,一路向北,沿著海濱路散步。那是一次漫長的散步。我只想不停地走下去,走下去,好像身體里還殘存著一股激情,需要以這樣的方式釋放出去。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我不知疲倦,已經快走到嶗山腳下。那時天色已昏,車少人稀,近前的大;颐擅傻牧。我還想走下去的時候,路燈閃爍著亮了。光明的突然降臨,使我的腿軟了,我再也走不動了。我站在路邊,等了很久,才打到一輛出租車。車在暢通無阻的情況下,行駛了近半小時才到達海洋大學的校門,可以想見我走了多遠的路。 我下了車,站在路邊,回望走過的路。路是蜿蜒曲折著向上的,迤邐的燈火也就跟著蜿蜒曲折著向上。在那個時刻,燈火組成了一級一級的臺階,直達山頂,與天邊的星星連為一體。山影和云影便也成了這燈火臺階所經之處可以歇腳的亭臺樓閣。 二〇〇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于哈爾濱

 
日韩成人成色在线视频播放